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理财

明年经济形势或好于今年须开启改革红利

2019-01-30 22:48:32

明年经济形势或好于今年 须开启改革红利

11月28日举办的财经年会上,多位宏观经济方面的官员学者,回顾了2012年经济运行态势,并对2013年进行展望。

多位学者指出,2012年完成年初设定7.5%经济增长目标是确切无疑的;同时,中国宏观经济已经出现结构性变化,如就业目标的提前完成或许在提高政策决策者对经济增速减缓的容忍度,也在渐渐改变市场主体的预期。

对于2013年,虽然外部环境面临的不确定性依然存在,但普遍预期经济形势将好于2012年。虽然对于未来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的力度仍有争论,但多位专家表示,在人口红利逐渐减弱的背景下,唯有进一步开发改革红利,促进结构调整,释放消费能力,才能使经济持续增长。

超预期的2012年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宏观经济研究院副院长陈东琪认为,今年四季度经济增速或达到7.8%,全年经济增速为7.6%或7.7%,这主要得益于国内消费市场的支撑,国民对汽车、住房、旅游、医疗等消费开支的需求,使得消费增速维持在13%-14%的水平。

中国银行首席经济学家曹远征认为,宏观经济在经历7个季度的连续下滑后,在今年第四季度将好转,全年经济增速大概能维持在7.7%的水平。

在外需不振、高投资水平难以持续的背景下,今年经济增速下降完全在预期范围之内。不过,今年宏观经济运行也有一些预期外的事件发生。

摩根士丹利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乔虹,总结预期外的事件有两点。一是,今年前三个季度,每个季度的宏观数据出炉时,市场上都有声音在呼吁:经济已经见底,是时候出台政策提振一下。但事实表明,政策出台比较滞后,而且力度不大。二是,前三季度经济增速从8.1%,降到7.6%,又进一步降到7.4%,但就业目标却提前完成,今年前三季度就已经完成全年城镇新增就业1100万人的目标。

乔虹进一步指出,服务业和中部地区对就业的吸纳能力很强,而且劳动力市场已经出现结构性变化。适用2008年的政策分析逻辑是时候进行改变,因为当初经济学家认为如果经济增速下滑到8%以下,将面临大规模的失业,所以8%是一个警戒线,跌出8%以下,意味着政策要出手。但2012年的事实表明就业环节并没有出现大问题。

曹远征也认为,2012年宏观经济指标出现不一致的现象,如今年二季度经济环比已经出现回升,但同比增速还在下滑这里不仅包含宏观波动的原因,还有结构调整的因素。

不过,也有专家认为目前就业形势不错,并不意味着将来就业会持续向好。陈东琪指出,今年前十个月,新增了1060万的城镇就业,但今年后三个月和明年的就业压力还是会比较大。因为到目前为止,平均每个月约新增100万城镇就业人口,仅局限在城镇地区,农村地区的就业人口实际在减少。在这种情况下,需要适当创造一些就业岗位。

为改革提供稳定环境

多位宏观经济研究者都认为

明年经济形势或好于今年须开启改革红利

,明年经济形势将好于今年。不确定因素主要来自于外部,外需仍将比较低迷,甚至有恶化的风险。

商务部部长陈德铭在预判明年外贸形势时表示,明年形势会好于今年,明年下半年会好于上半年。

高盛投资管理部中国首席投资策略师哈继铭认为,明年经济增长达到8%以上的可能性很大。因为从今年年中开始,加大了财政政策的力度,加快了项目审批进度,这对经济产生的积极效应将进一步体现。

对于明年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力度究竟应多大,专家的意见出现分歧。

陈东琪认为,PPI、CPI的回落,未来可能的就业压力,以及欧美日等国超宽松的货币政策,都使得货币政策有能力、有条件、有必要进行适当放松,保持一定弹性。因为目前国内经济并没有完全企稳,有必要将今年下半年开始的预调微调政策,延续到明年上半年。但前提是,吸取以前的教训,经济增速预期不能过高,政策也不能过松,以免带来未来的通胀或者资产泡沫的回震。

乔虹指出,她接触到大部分机构投资者,对短期内出台逆周期的政策刺激,预期很低。

哈继铭认为,明年降准降息的可能性很小。因为宽松的货币政策可能带来房地产价格的上升,这使得货币政策目标与调控房价的目标相背离。出于对房价的担忧,会抑制货币政策的功效。

不过,对于改革红利的进一步开发,专家已经达成共识。

曹远征认为,经济要保持均衡增长,起伏波动不要太大,这样才利于启动改革,进行结构性调整。在外需下滑,内需消费提升需要漫长过程时,适量的投资能稳住整体经济。这里,最好能吸引民间、国外投资,如果不行,政府主导的投资也有必要。

哈继铭指出,支撑中国过去高速增长,主要靠人口红利和改革红利。在人口红利减弱背景下,需要开启改革红利。为了提高效率,可开启的改革如要素价格市场化,财税体制改革,还有收入分配改革,使老百姓的收入增长至少能和GDP增速相符。

国务院参事特约研究员姚景源指出,我国经济增长的质量和效益有待提高,增长方式和结构调整的工作并未取得实质性进展。未来,应把重心放到财政政策上,因为只有财政政策才能促进经济进行深层次调整。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