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基金

农夫山泉所用标准有害物容忍度高出广东标准

2018-09-21 09:30:10

农夫山泉所用标准有害物容忍度高出广东标准一倍

4月11日,因标准争议而被推上风口浪尖的农夫山泉突然发难,直斥近期一系列针对农夫山泉的攻击均为对手华润怡宝幕后策划。

“作为国有控股的饮用水企业,以利用民众对食品安全和环境污染的恐慌心理作为营销手段,以达到打击竞争对手、扩大市场份额的目的,令人遗憾。”农夫山泉在其官方微博上发表声明称。

截至本报发稿,华润怡宝并未对此作出任何回应。

在2012年前三季度中国瓶(罐)装饮用水市场销售四强中,农夫山泉以35%的市场占有率位居全国第一,抛离第二位的康师傅19个百分点。但与此同时,“水源门”、“假捐门”、“砒霜门”等一系列负面一直围绕着这个饮用水市场老大。就在近日,有媒体报道农夫山泉标准不如自来水,再次触发了公众对饮用水水源的重新思考。

标准疑云

4月8日,有媒体曝光,农夫山泉在广东万绿湖、浙江千岛湖和湖北丹江口三大水源地所采用的均是“DB33/383”浙江地方标准,远低于“DB44/”广东标准,农夫山泉涉嫌在标准的运用上避重就轻,同时农夫山泉还曾参与制定浙江标准。

据本报了解,相较于广东标准,农夫山泉所用的浙江标准对镉、砷等有害物质的容忍含量都比广东标准高出一倍。而霉菌、酵母菌等真菌类,浙江标准容忍其存在,而广东标准则是“不得检出”。

随后,有媒体引用了浙江省质监局食品监督管理处处长周晓林的说法为此事正名。报道称,周晓林分别向出示了《瓶(桶)装饮用水卫生标准》国家标准GB、浙江省标准DB33/以及广东省标准DBS44/三份文件,并称这三份标准中微生物指标完全相同。

但实际上,周晓林提到的《瓶(桶)装饮用水卫生标准》国标已在2008年1月和9月先后进行过修改,而修改后的国标严于浙江标准。随着舆论的不断发酵,农夫山泉最终在11日对外发声回应种种质疑。

“农夫山泉产品的砷、镉含量低于检测限值,含量低至无法检出。霉菌和酵母菌亦均无法检出。”声明中,农夫山泉并未对标准问题作出详细解释,而是将矛头转向了竞争对手。“我们有理由相信近期针对农夫山泉的一系列报道是蓄意策划的,隐藏在幕后的就是国有控股饮用水企业——华润怡宝。”

对标怡宝

在声明中,农夫山泉列举了自3月15日起络媒体对其产品的负面报道,以及对手华润怡宝的系列营销活动,并宣称在湖南、广东、四川、重庆、湖北等地都出现了竞争对手雇佣人员,挨家挨户向各零售店和消费者散发攻击农夫山泉的文章。

广东省瓶装饮用水行业协会会长罗坦告诉本报,目前农夫山泉在全国的瓶装水市场处于前列,尤其是在华东大本营,占据了绝对优势。但在华南地区,农夫山泉则不得不面对来自于怡宝、景田、益力、屈臣氏等品牌的竞争。当中,以农夫山泉和怡宝在深圳市场的竞争最为激烈。

据本报了解,农夫瓶装水主产品 550ML目前在广州的超市价约在1..6元之间,而在深圳的超市中近几个月一直都保持着1..9元/瓶,价格紧贴着主要竞争对手怡宝。

“七八年前的农夫,价格维护得还算比较好,但随着康师傅的崛起,还有其它品牌的竞争,农夫在华南不得不靠降价来换取市场份额。”一位不愿具名的饮用水企业高管对本报表示。

据其表示,去年深圳瓶装水市场总量比2011年上升了11%,其中农夫山泉上升幅度达到45%,而农夫瓶装水量占深圳市场份额也从2011年的9%跃升至2012年的12%。

怡宝母公司华润创业()去年财报显示,虽然得益于怡宝纯净水在广东、湖南、四川、江苏、广西及福建等市场销量和营业额的高速增长,该公司饮品业务2012年总销量较前年上升33%至约千升,营业额为476.6千万港币,同比增加了53.1%,但应占溢利却比2011年减少31.7%至8.6千万港币。

上述水企高管认为,目前瓶装水行业的利润空间已非常低,对于大多数品牌来讲,继续往下走价格战是走不通的。

水源困局

从最初的“水源门”、“假捐门”、“砒霜门”,到如今的“标准门”,水源一直是农夫山泉为外界诟病的主要方面

农夫山泉所用标准有害物容忍度高出广东标准

。若要拼价格拼不过康师傅,饮用水市场只能往上走高端路线,出现了天然纯净水、矿泉水等琳琅满目的说法,但最终水源才是各大企业的争夺制高点。

目前,农夫山泉三大主要水源(广东万绿湖、浙江千岛湖和湖北丹江口)基本上是湖库水,属于地表水。而农夫山泉采取的是直接罐装法,就是按照一定的标准,经过物理过滤(一般是活性炭和沙罐过滤),水中如果含有重金属就无法过滤,只能靠水源本身的水质来控制。

“但是从自然科学角度来说,湖库水的控制又有局限性。”上述水企高管认为,所谓的水源保护区只是国家对它采取了一系列强制的保护措施,相对于别的水源来说,水源保护的力度要大很多,但并不代表这个水源是完全受控。

在上述水企高管看来,目前要找到优质水源已经非常困难,而更加困难的是如何对水源进行后期维护。

“至今国家对农业实施的监管还没有做到不使用对人类健康造成影响的化学制品,而这些化学制品会随着自然降雨等向汇水区汇集,所以根本上来讲,使用这些水源的单位如果说能够百分之百控制水源的安全性,我觉得这个有点过了,是做不到这一点的。”上述水企高管坦言。

此前,有媒体到丹江口水库探查,发现在农夫山泉取水点周边水域岸上,遍布各种生活垃圾,而农夫山泉厂区人员却表示,生活垃圾对水质影响不大,犹如“米饭中的沙粒”。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